Return to site

子寧說-受想行識

死亡賦予我們生的意義,也教我們留下無踪之足印。
.

「神龜雖壽,猶有竟時。 騰蛇乘霧,終為土灰。」東方哲學提到死亡不過是萬有循環律的一部分, 一切皆有定時;西方宗教主張生命乃「神」之所授,生前事奉上帝便可以通往極樂,得到永生。始 終,哲學與宗教生命都逃不過生與死的束縛,然而,束縛是美好的。
.

有束縛,我們便會珍惜。生命之中有時限,作為調劑也未嘗不可,因這是生命的一個玩笑,是也最 後的禮物。一切都物質的追求,都最終化作土灰,百年後回歸土地,億載間回歸星塵。 百年一如億載,都是宇宙的彈指一瞬。當一個人擁有無限的壽命,他大抵就不會努力去追尋,去發 掘生命中的一切,也不會努力去愛。
.

佛家說業(Karma),其實業非障,業也是緣,緣即牽動命運之輪的繫帶。
.
我希望以上文字,你能看得懂。這樣,我們的足印便彼此交纏,正如我們的緣。

All Posts
×

Almost done…

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. 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!

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